被砍傷的業主剛剛動完手術躺在醫院。
事發小區。
  10月11日一大早,市民陳先生和妻子帶著兒子去上學,剛踏出小區大門沒幾步,陳先生便被小區“前保安”李某用菜刀砍傷了左肩。隨後,陳先生被送往成都軍區總醫院接受治療,李某則逃離了現場。
  10月10日,李某和陳先生曾因為小區門口停車的問題發生了爭執,陳先生曾向物管投訴,當天下午,李某被辭退。目前,新都警方已介入調查。送5歲兒子上學剛出門就挨一刀
  11日中午,記者趕到成都軍區總醫院時,陳先生正在接受手術,他的妻子王女士開口第一句話便是,“醫生說我老公的左手可能保不住了。”
  當日早上8點左右,陳先生和王女士帶著5歲的兒子小浩然準備去上幼兒園。因為下雨,王女士撐著傘走在右側,陳先生則背著小浩然走在左側。
  “我們一家人剛剛走出小區大門幾步路,李某就一手拿著一把菜刀衝過來了。”王女士哭著說,等她察覺時,丈夫陳先生的左臂已經中了一刀,行凶者還想繼續施暴,陳先生便背著孩子向右前方逃命,因為手臂無力,孩子最終從背上摔下。
  “我老公跑遠了,(李某)砍不到了,就返身向娃娃跑過來。”王女士說,她趕緊上前護住兒子,並帶著孩子逃向門口的保安亭。此時,小區保安毛先生和同事也趕來幫忙。
  眼見周圍的人越來越多,李某逃進了不遠處的小區地下停車場,隨後沒了蹤跡。記者從新都警方瞭解到,目前警方已介入調查,正在全力尋找李某。業主左臂受傷嚴重能否保住有待觀察
  因為失血過多,陳先生隨後出現昏厥和休克癥狀。在隨即趕到的警方的幫助下,他被送往成都軍區總醫院接受治療。
  下午2點多,陳先生接受完手術後被推到普通病房休養。記者從醫護人員處瞭解到,陳先生左手手臂受傷嚴重,傷到了一根動脈血管,儘管目前生命體徵平穩,但還是存在左手手臂“保不住”的可能,未來的一個星期都屬於觀察期。
  也許是受到了較大的刺激,記者在現場看到,小浩然一直坐在陳先生的病床側,並沒有過多說話,面對提問,他也有些“心不在焉”。幕後
  小區停車引發糾紛保安被投訴遭辭退
  “砍人的李某就是小區的保安。”王女士說,她入住這個小區一年多了,曾經數次見到李某值守門崗。就在事發前一天的 10 月 10日,李某和陳先生一家發生了口角。
  陳先生的母親何女士說,10日早上,她丈夫將一輛機動三輪車停在了事發小區門口,然後回家上洗手間。隨後何女士下樓查看三輪車內的東西有沒有遺失時,便和值勤的李某發生了爭執,”之前停過好多次,他這回又說不能停了,而且態度很不好。”隨後趕到的陳先生和李某發生口角,最終雙方不歡而散。
  “之後陳先生就來我們物管這投訴。”事發小區物管經理陳西(化名)說,他找來李某和另一位同事,幾方現場進行了調解,“他(李某)也默認了自己在爭執過程中態度不好這個事實。”
  陳西說,當天下午,物管公司作出了辭退李某的決定,並立即予以了執行,“保安服裝立刻上交,要求他儘快離開小區。”記者在小區保安室10月10日的登記材料中也看到了有關辭退李某的記錄。講述
  傷人者才來半年同事稱性格孤僻
  “把他辭退後,他也沒有表現得很激動或其他異常。”陳西說,據他瞭解,李某是遂寧人,今年43歲,家庭情況不明,來小區當保安剛好半年,此前並沒有發生過與業主衝突的先例,“唯一一次批評他是他值夜班的時候睡著了。”
  另一方面,記者從陳西和李某此前的同事處瞭解到,李某性格比較孤僻,不太愛與人交流,在保安隊伍內也沒什麼要好的朋友,“唯一的愛好可能就是有時候下班了和業主下象棋。”
  “他拿來傷人的刀都從來沒見過,看樣子是嶄新的。”物管方一位工作人員說,李某在事發時穿著便服,且藏在了保安的視覺死角處,所以直到他從角落裡衝出來之前一直沒人發現他。追責
  物管:賠償問題待協商
  目前,陳先生的手術費和其他治療費用已過萬元,王女士認為,丈夫是在小區大門附近被砍傷,且傷人者系物管公司的前雇員,物管公司應該墊付醫療費用。
  而陳西則認為李某已經被物管公司辭退,且事發地並不在小區內,物管公司責任不大,是否賠償和賠償數額還需要進一步協商。
  華西都市報記者熊浩然實習生伍迪攝影呂甲
創作者介紹

帆布袋

qx69qxbvl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